一棵竹子

点开゚∀゚↓
头像出自《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御园麻由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封面是上条当麻,是我的宝贝!
你好这儿凉竹。
主:魔禁/东方/type moon/弹丸,日轻爱好者,沉迷于南条爱乃和石原里美。沉迷于购买轻小说和同人志。入间人间和西尾维新信徒。
吃的CP有很多而且各种都有,主要有上all/all上/士剑凛樱/金女主/咕哒盾/双咕哒等。
垃圾写手一只,欢迎勾搭

【双咕哒】藤丸家的兄妹俩今天也在为了课业努力

※fgo同人,双咕哒兄妹设定,可能会是系列

※有一点点的咕哒盾

※平行世界魔法师paro(某张概念礼装)

※两个天使!!可能ooc

※对话傻叼

※出现的素材有些是虚构的

在某片大陆上魔法是非常寻常的东西。以至于每个人都会使用简单的魔法以便利日常生活。像是做饭用到熊熊燃烧提供动力,喝水可以用清泉如注,然后要人性命则是阿瓦达索……喂,等等,这又不是霍格沃茨,索你个茄子。

嗯总之魔法很寻常大家知道就行了。

不过就算魔法再寻常也要分门别类,分成不同的等级和用途。用于日常生活的魔法和战斗魔法是两类东西,并且越高位的魔法越难掌握。故此魔法师也有多种类型,擅长不同的领域。

而在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存在的平行世界,迦勒底的最后master,拯救了人理的救世主们则是——

“立香,接下来要去哪?”

“去西边的丛林吧,鸟尾花的数量稍微有点不够啊。”

“ok。那预订内的再差十根蓝苇草就够了。”

“啊——明天可以放假了!太好了。”

“还有作业没交呢。”

“哥哥帮我写。”

“才不要。”

一边讲着话一边在森林里走的是会让丛林都觉得“……又是你们俩”,每天都准时光顾的黑发少年和橙发少女。在某个世界相当活跃而且本来不可能见面的两人,在这个世界是要好到让旁人称为“时刻都在炫耀伟大亲情就算明天就要结婚也不奇怪”的兄妹。

“对了,立香。”少年开口。

“怎么?”少女歪着头问。

藤丸立香是两人共同的名字,因为出生时父母觉得想两个名字好累所以破罐破摔的结果。区分的方法是叫哥哥藤丸,叫妹妹立香——但这对于不知情的陌生人还是很麻烦就是了。

“材料采了这么多,你魔药学的分数拿了多少?”

藤丸拔起一株宝石菇,递给他的妹妹——药材这种东西虽然可以用魔法快速摘取,但对于一般的药材大部分魔法师还是会直接手工摘取,为了不过分依赖魔法——然后问。

“勉勉强强是优秀啦。但我讨厌家务课。为什么一定得用魔法做家务不可?”

立香皱着眉头发了下牢骚,把蘑菇小心地放进拎在手上的布袋子里。

他们身上穿着的是附近魔法学校的披风和制服,头上还戴着颇有魔法风格的尖顶帽子,只是颜色不同而已;因为兄妹俩选择的是不同的专业。藤丸以后想当被编入编制的正统魔法师,而立香则想成为一名魔法祭司。

虽然藤丸觉得他的妹妹现在这种对草药的狂热态度让她看上去更适合当魔药师,要么就是鹰钩鼻的魔药学教授……为什么是鹰钩鼻啦。

“哥哥的分数呢?”

“跟你一样。”他顿了一下,“立香你这么喜欢魔药,为什么不考虑去魔药学学院?”

“我也很喜欢祭司的本职工作啦……啊,是蓝苇草,哥哥,拜托你帮我了。”立香发现了目标后就接过藤丸手里的魔杖,看他无奈地说着“就只会使唤我”蹲下去摘起药材,对他的疑问晃着手指得意地笑了笑,“而且祭司院有玛修在,我上哪儿再去找这么可爱的学妹啊。”

“……后面那个才是真实理由吧。”藤丸听着她的回答只想翻个白眼——该说她是随意还是天然呢。

“哥哥你不是喜欢她吗?做妹妹的当然要给她留下一个关于你的好印象。”立香义正言辞。

“我只是想和玛修当朋友而已。”藤丸嘀咕着,抬眼果不其然看见一脸“你说吧反正我不信你没有陷入爱情”的立香。“真的。”他进行了半点可信度都没有的重复。

“好了好了,我都懂。”立香温柔而不知为什么有点怜悯地拍拍藤丸的头,“谁要你是个笨哥哥啊。”

“芙。”窝在她肩头,之前一直没出声的玛修的宠物小精灵(???)芙芙使用了冲撞……并没有,它只是赞同地叫了一句,然后又变得像只安享晚年的梅林精一样乖。

立香看着被憋的说不出话的藤丸,轻轻笑了笑,靠在一边的树桩上拨弄着魔杖,安静地看他逐株确认药材的品质。

风自帽尖划过像手指抚上,静谧地像蜻蜓点过水面,阳光像是一首辞藻并不华丽也并不晦涩的赞美诗。

真是悠闲啊。立香微笑着想,看着虽然抱怨,但最后总会接受她这样那样麻烦事的温柔的哥哥。

她有麻烦的时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

他有麻烦的时候,她也一定会义无反顾。

“立香。”

她正沉浸在某种“啊,这就是兄妹情深”的温暖里,藤丸突然一脸微笑地出声叫她。

“嗯?怎么了哥哥?”

“可以请你来帮我一起吗?就算你不帮我,也不要把我的魔杖像猴子的金箍棒那样转来转去好吗?”

“喔。”

然后立香就很乖地帮藤丸摘药草去了。

摘完了之后藤丸听着她“可是它真的很适合做风车的叶片耶,不转可惜啦”的辩解,很想把她挂到风车上去。

tbc?

@不要叫阿杰叫阿Sir
过来看你的宝贝荀彧

yi sien:

无论是哪个角落都超美超帅的!!(失血中。。


【终将/贺动画化短文】海报

※是终将成为你的同人。是角色可能崩坏的短文

※动画化啦!!动画化啦!!!我给大家表演一个狂喜飞舞!!!

“学姐。”
“怎么了,小糸学妹?”
“不,没什么……”
两人正在图书馆进行读书会,如往常一样面对面地坐着,小糸侑手里拿着数学作业,而七海灯子手里是英语作业。
不过这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事。
更重要的是……
侑往旁边瞥了一眼,叹了口气,最终还是说出来了。
“……七海学姐,那边那个巨大的海报是什么?是你带过来的吗?”
“不用这么着急发问吧,小糸学妹。”七海笑嘻嘻地放下手中的笔,把海报展开在侑的面前。“你看,拍的很好吧?”
画面上是身处在浅蓝海水之中背靠着背的七海和侑。——但在侑的记忆里她并没有去过影楼。
侑一时感到疑惑,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
“……我可不记得什么时候和学姐去拍过艺术写真。”还有这是深海X女吗。(吐槽)
“那种东西不用在意啦。”七海摆了摆手。“拍得好看不就行了?特别是侑,可爱得恰到好处。”她停顿了一下,接着露出了更温柔的笑容。“果然我最喜欢侑了。”
“是啦是啦,我知道你超喜欢我了,学姐。不过。”侑撑着额头,说出了她最大的疑问。“……这上面的动画化决定,2018年10月放送是什么东西啊?我们在漫画的世界里吗?二次元?我们是纸片做的平面人吗?”
“你在说什么啊小糸学妹。”七海眨了眨眼,“动画工作人员可是很辛苦的喔。”
“……你刚刚说了吧?说了动画工作人员吧?”
“当然作者和声优也很辛苦。之后要好好感谢大家喔。”
“……”学姐是什么时候变成宅女的啊。不是只看一般文学吗,突然漫画中毒了?
总之侑心里想着这些但没有说出来。

“侑,你在听吗?”
“……我没在听。”
也不想听。

想写某系列和fate的相关可又不知道写什么
最后决定吸一口当麻。
我是个废狗。

【咕哒盾/男主盾】烟花,金平糖,和你。

※fgo同人,cp藤丸立香(♂)x玛修 基列莱特

※发糖

※日常短篇

※背景是一期泳活

藤丸立香突然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甜的。
那是好似融进了空气中每一个分子的清甜,淡淡的如同百合的气息,又好似糖果的味道。
如果挂在天幕中的星星可以摘下来当零食吃,一定就是这种又甜又香的味道吧。将它放进口中触及舌尖,稍微舔舐磨转几下再让它随着唾液融化成糖水滑进食道后,会迸发怎样的幸福呢?
虽然没有任何根据——藤丸立香即使是在梦里,也不由忆起那个笑容可爱的学妹的脸,并如此认定。

这种甜味……一定很衬她吧。
他迷迷糊糊地想。

“前辈——前辈。”
耳边突然传来少女柔和的嗓音,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玛修?我睡着了吗……”
环顾四周,天幕已经暗沉。他发现自己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而玛修正歪着头微笑地看着他的脸。
“抱歉……还要让你看着我,明明我应该照顾大家才对。”
立香坐正了身子,觉得脖颈有些酸痛,左右扭了扭头让骨头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
“前辈不要逞能,累了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放心吧,关键时候有我在,请多依赖我一下吧,前辈。”
玛修温柔地笑着,让立香打心底里觉得他的学妹真是太体贴太可爱了。
像刚刚的梦一样。
“玛修,你喜欢吃糖吗?”
“咦?”
玛修对他突然的问题感到有些诧异,看着她惊讶的表情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但玛修很快恢复了脸上的表情,点了点头。
“嗯。如果要说的话应该是喜欢吧。因为糖是很甜的东西。前辈呢?”
“我也不讨厌。”
立香回答。玛修点了点头说“是这样啊”就转移了话题。
“刚才前辈睡着的时候,莫德雷德小姐说她想放焰火,然后小次郎先生说干脆办个有日本风味的烟火大会好了。前辈觉得如何?”
“那些家伙啊……”立香思索了一阵。“玛修觉得如何?”
“哎?问我吗?”玛修感到意外地眨了眨眼,然后移开了目光,“我觉得……大家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毕竟不知道在这里还要多少天,放松是很重要的。嗯……一切都交给前辈了。”
她很想看烟花。立香盯着她的眼睛这么认定。
因为当玛修怀有期待的时候,眼睛就像星星一样会发光。

“那就办吧。”

玛修没有看过真正的烟花。
她只在网络上见过长冈烟火大会的盛况。
像是星星炸开了那般美丽的,满天的美丽焰火,在她的心头一直忘却不了。
五颜六色的焰火,看上去像糖果一样甜啊。

“这是什么……玛尔达小姐?”
“你换上就是了,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

玛尔达和玉藻前催着玛修换上了一件她不知道是什么的衣服。换好之后,两人往后退了几步,托着下巴不住地点头。
“我就说玛修超级适合这种衣服吧。”
“Master都会被玛修迷倒的哟?”
“呃……什么?”玛修倒是一头雾水,扯扯袖子弄弄头发,玉藻直接把她推出去了:“别管了别管了,小玛修今天是最可爱的。”

立香站在门外想着玛修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就见到她跌跌撞撞地被玉藻和玛尔达推了出来。
“大功告成mikon——”
“哇啊啊啊,别推我啊玉藻小姐!”
玛修把白色的泳装换成了一件淡紫色的和服,袖子上有白色的小花,和服的浅色下摆还缀了满枝栩栩如生的樱花,与她粉色的短发非常相衬。她本人则是一脸紧张,眨巴着眼睛问立香:“前辈……这个……会不会不适合我啊?”
没这回事喔!玛修简直天生适合穿和服啊!
“不会啊,很漂亮。”他摇摇头,又补上一句,“很适合你噢,玛修。”
“是,是吗?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玛修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粉色,让立香觉得她简直是樱花化身的精灵。
“谢谢你们了,玛尔达,玉藻。”
“master觉得开心的话,我玉藻也会觉得开心的喔?等一下我也会穿上浴衣,还请拭目以待!”
“小事而已啦。比起这个你们快去逛摊位如何?烟花还要等一会,莫德雷德把它拿去吓野猪崽了,真是个笨蛋。”
两人对他们挥挥手,催促他们快点走。立香把目光投向玛修,对她伸出了手。
“那,我们走吧,玛修?”
“嗯,好的,前辈。”
女孩毫不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向他靠了过来,与他一同走向灯火高挂的,月色笼罩的祭典。
月色那么美丽。
她身上的味道像糖果那么甜。

说到夏日的祭典,也就是捞金鱼,打气枪,面具还有苹果糖。
这里都有。
立香不由感叹了一下英灵们的强大,同时很在意另外一件事。
“玛尔达竟然让野猪崽看摊位……还真是物尽其用呢。”
“该说不愧是玛尔达小姐的风格。比起那个,前辈,你想去哪里?”
玛修的眼睛又亮起来了。看来她什么都想玩一遍。立香扑哧一声笑了,回答:“玛修想去哪里,我陪你去吧。”
“哎?那怎么可以……”
“那,我哪里都想去。”立香毫不客气地阻断她的话,“这样可以吧?”
“嗯,嗯……”玛修像小动物一样点了点头,然后眯起眼睛笑了。“谢谢你,前辈。”

“前辈,那个捞金鱼好像很好玩!”
“前辈,我们去玩套圈吧!”
“前辈你要吃苹果糖吗!”
“前辈,这个关东煮看起来很好吃,我们也买一份吧!”
“前辈,前辈!”
开始玩了之后,玛修的兴致高涨,拉着立香到处转来转去,立香的手上全是她的战利品。中途,他们还碰见了在关东煮自助区域猛吃的阿尔托莉雅,一脸淡然地坐在烤肉摊后拿眼睛烤肉的迦尔纳,还有不知为何对怪物面具情有独钟的芬恩和迪卢木多。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他们被清姬发现了后她执著地要跟上来,但安妮和玛丽过来把她强硬地绑走了。虽然清姬的眼神非常可怕,立香想着明天一定要好好跟她谈谈。
“玩得好开心啊,前辈。”
虽然很累,手和脚都很酸痛,但是看着玛修的笑容,听她说出这句话,立香就觉得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了。
“我们去看烟花吧?”他笑着邀约。
“嗯。”女孩依然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莫德雷德你要是再拿来做无聊的事我可要生气了。”
玛丽虽然在笑着但是好吓人。看来对莫德雷德拿烟花吓野猪崽的事感到十分不满。
“啊,啊!我知道了!我不会再犯了!不要那么可怕地瞪着我啊,真是的!”莫德雷德抱着一大堆烟花(斯卡哈制作)放在沙滩上。英灵们全都围了过来,库丘林正一脸好奇地拿枪尖戳烟花还说“这玩意真的能飞上天吗”,然后被斯卡哈揍了。
“感觉到了……御主会离我远去……”
“清姬你今晚就稍微安分点吧。”
“还,还有没有关东煮可以吃?这太过美味了!”
“呜哇,父王真是吓死人了……变成英灵后还这么会吃。”
大家吵吵闹闹的,而且不少都穿上了浴衣。围着篝火还真有点那种祭典的感觉。
“……像是朋友一起出门呢。”
“说的是呢,前辈。”
立香和玛修坐在人群之间,相视而笑。
“玛修,苹果糖好吃吗?”
“很好吃。”
“那要看烟花了噢。虽然不知道有没有长冈的那么好看,但是一定也不错吧。”
“前辈去过长冈的烟花大会吗?”
“嗯,去过啊。”
“和谁一起去的呢?”
“和朋友一起。”
“真好呢。”
两人进行着简单又简短的对话。这时玛尔达打了个手势。
“那,大家,我要点火咯——”

“我啊……”
“嗯?”
立香听见玛修的喃喃,把头转向她。
玛修双手交握,安静地微笑着。亮晶晶的眼睫毛像是金平糖一样美丽。
“很高兴能和前辈认识,和前辈成为朋友。”

啪地一声,烟花绽放。
在缤纷灿烂的烟花面前,满天星斗都黯然失色。

粉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金色的烟花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幕,如同一场盛大的流星雨。
玛修粉色的脸仰向天空,眼睛里落下烟花繁景,像是藏了璀璨群星。
她的心中自此落下了烟花的记忆。
和她想的,是一样的啊。

“前辈。烟花果然像星星一样。”
“嗯。”
立香悄悄地把一个小罐子塞进她的手里。她惊讶地低下头端详,然后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是糖果呢。前辈真是,什么时候买的啊?”
“那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吧。”
立香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罐子里的金平糖是星星的形状。
“那,”玛修打开了罐子。

“前辈要尝一尝星星是什么味道的吗?”

烟花没有落幕。它们一个接着一个,红色衔着蓝色的尾巴。

“是甜的。”

立香注视着他最可爱的学妹的脸,待舌尖上的糖果化成了一滩水,才轻轻地回答她,声音轻到像怕惊扰了一个甘甜的梦境。

不会落幕的烟花,像他们紧紧握住的手。

永远不会有松开的那一天。

她的心中,自此落下了与某人一起看烟花的回忆。

END

占tag致歉
准备开始产今监的粮x

【士剑】给此处的你

※Fate系列的同人,cp卫宫士郎x阿尔托莉雅

※fgo前提所以士郎是红A

※私设红A有Fate线记忆。但是这个红A像fsn里的红A一样,并不是任何一线的红A

※到最后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可能有轻微ooc

“咦?在这里啊,卫宫先生?”

藤丸立香在这个拯救人理的旅程还没到的悠闲的下午走进了迦勒底的厨房然后看见了迦勒底尽职尽责的厨娘Archer卫宫先生正在厨房里忙活,便好奇地搭话过去。

“噢,master。今天休息吗?”卫宫对立香点了点头,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

“你在做甜点?还需要帮忙吗?虽然我不太擅长做甜食。”

“不,只需要做曲奇。而且之前的步骤已经完成了。”卫宫摇了摇头。

“喔——这是曲奇吗。”立香凑到烤箱旁边,托着脸颊“嗯——”地对着烤成金黄的曲奇感叹了一声。“看起来很好吃。有机会也教给我吧?我想做给玛修吃。”

“Master你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等一切都结束了再教你也不迟。”卫宫瞥了她一眼。

“那我就提前交好学费了,卫宫老师。”立香露出她招牌的元气的笑容。正好这时,烤箱发出“叮”的一声,标志淡奶油,黄油与低筋面粉融合的黄金比例成品即将散发诱人的甜香。

卫宫把烤盘从烤箱里端出来放进袋子装好。“是做给谁的呢?”立香问道。

“一时兴起而已。”卫宫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又恢复正常。“下次给Master做也可以。”

“咦?王,您房间的前面有什么。”

贝德维尔和阿尔托莉雅和圆桌骑士们见面完,因为顺路所以一同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贝德维尔发现阿尔托莉雅的信箱里放着一个小袋子,他不由出声提醒。听他这么一说,她疑惑地把它拿了出来捧在手上。

“狮子形状的曲奇?”阿尔托莉雅有些疑惑。

“是王的友人送给您的吧?”

“是这样吗。嗯,偶尔也会有些神奇的事情呢。”阿尔托莉雅勾画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今天中午的时候,我有过想吃曲奇的想法。看来是位对我的喜好非常熟悉的英灵了。”

“那还真是再好不过了,王。”贝德维尔微笑起来。

“那,贝德维尔卿,挑你喜欢的吃吧。”阿尔托莉雅解开鹅黄色的缎带,将袋子递给贝德维尔。“不要推脱,就当成是王的馈赠吧。”

“……明白了,那么失敬了。”贝德维尔听她这么一说,本打算推辞的话便没有说出口,取而代之的是对她行了一礼,拿出一块曲奇放进嘴里。

“这曲奇真的……非常美味,王。”贝德维尔的眼睛亮了起来。而在这一会工夫阿尔托莉雅已经吃掉了好几块,脸上还带着幸福的笑容附和:“嗯,没错。非常美味。”

她补充。

“有种似曾相识的味道。”
会不由让她回忆起某个时空,和某个人一起围着桌子吃饭的景象。

红色的外套边角在拐角晃了一下。

卫宫叹了口气,看着那位金发碧眼的少女骑士王把袋子里的饼干一块块吃掉,脸上是他不知道见过了多少遍的,吃美味的食物时的让人不由感到治愈的表情。

“哦哦,原来是这样啊。是送给阿尔托莉雅小姐的呢。”

“……Master?你从哪里冒出来的?”

橙发的少女出现在了卫宫身边。她一脸“见到好事了”的笑容。

“卫宫先生和阿尔托莉雅以前是认识的人吗?关系好到可以因为一句话就忙活那么久啊。”

“……不要搞错了,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卫宫别开脸,看向仍然不停地咀嚼的金发少女。

“而且只是为了让「那家伙」欠我很大的人情。”

“傲娇辛苦。”

“……谁是傲娇啊?”卫宫再瞥了一眼阿尔托莉雅。“……唔。”对方好像发现他了,顿时露出明白过来的表情对他笑了,举起手里的袋子。

“感谢款待。”

卫宫看着她吃到满脸都是残渣却仍然笑得灿烂的脸。忍了一会儿才没让「那家伙」跑出来按照他的行动模式去给少女擦干净脸,对她草草挥了下手就别开脸离开了。

立香好像跑过去跟阿尔托莉雅说了些什么。他听不清,也懒得去阻止她。

……无所谓了。

“啧。都说了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END

(话说这里说的「那家伙」是指Fate线的士郎喔。)

【魔禁/上茵/上只】上条先生家不变的日常01

※本文为《某系列》的同人文

※cp为上茵(上条当麻x茵蒂克丝)和上只(上条当麻x奥帝努斯)……但是本文并不是cp文啦

※轻松愉快,日茵那种轻松!!

※只是想写上条家的日常而已

01.被炉

冬天实在太冷了,于是上条把被炉搬出来了,还放了一大堆橘子在上面。

“啊!!这个是什么啊当麻!!进去了就不想出来了!”

茵蒂克丝兴奋地叫着,整个人缩进了被炉,只留下一个银色的脑袋。嗯,虽然可以看见变成废人的未来,但是现在就先随她去吧。上条想。

“……人类,我呢?”

15cm高的魔神小姐奥帝努斯面无表情地坐在橘子上,用抱紧肩膀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啊,抱歉,虽然开了暖气但还是会冷嘛。”上条眯起眼睛打量她,再看看被炉,“要么你也进去?”

“我可是神,怎么可能和你们这些凡人一起缩在那种小小的被子里。”

“别逞强了,明明要穿得那么暴露……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奥帝酱!!我错了!!请不要插上条先生的眼睛!好痛啊啊啊啊!!”

“当麻是自作孽呢。”茵蒂克丝轻蔑地冷眼评价,然后转向小小的魔神少女,“你也别在意那些东西了,过来吧。”

“我都说了……”

“斯芬克斯——”

“……行了,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好意吧。”

奥帝努斯一脸不情愿地跳下桌子缩进被炉,学茵蒂克丝那样只把脑袋露在外面。那只让她屈服的罪魁祸首正蹲在桌上盯着她,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人类,我命令你,别让它接近我。”

“斯芬克斯不是挺喜欢你的吗?啊好了我明白了我照做就是了,请不要再插上条先生的眼睛了。”

总之最后三个人都钻进了暖和的被炉,惬意地享受起冬日中的温暖。

“真的不愿出去了啊……要么今天就不做饭了?”

“那可不行,当麻……”

“我就稍微夸赞一下人类的科技吧……”

“算了……我去做饭吧。”

过了一会儿,还是上条先钻出了被炉。一家之主要是不做饭,奥帝努斯倒没关系,食欲修女可就不好说了,结果一定会是上条的头被她狠命地咬。

“辛苦了……当麻……”修女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因为太暖和而感到困了吧。上条笑笑。

“今天干脆就吃芥麦面好了。”

(做饭过程略)

(请大家自行想象)

(反正我的上条先生超会做饭的)

(啊,好想吃他做的饭)

“做好了——咦?”

当上条端着两碗满满的海鲜芥麦面回到被炉前时,他发现没有人回应。

两名缩在被炉里的少女,靠在一起睡着了。

“……”

上条把面放到被炉桌上,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帮茵蒂克丝掖好滑落的被角,注视着她们熟睡的侧脸。

心中感到温暖。

一个人住在这个宿舍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温馨的感觉。

“好啦……净会给我添麻烦。”

——被炉,真是好东西呢。

【01.被炉】end

tbc

之前做的图,在魔禁吧发过x
魔禁三来了,而你们将失去她哈哈哈哈哈哈

【无头(drrr)/全员】无发骑士异闻录

※《无头骑士异闻录》同人,正传基本全员向,临也中心
※有病向,私设有
※基础设定及起源是因为临也在无头TV里的发际线高的有点过分
衍生:只要见过临也就会头发变短发际线变高直到变秃

序:
折原临也从初中时就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不过或许说是奇怪的体质比较好。
他被挑衅者嘲笑发际线高,之后在家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死命抹发胶但并没有用,差点哭着睡着。
在那之后,只要和他见过面的人都开始诡异地发际线变高,还有人变成了光头和板寸。
临也最喜欢人类了,所以觉得这真是太过有趣。
反正他自己又不会秃。(画外音)
反正秃了也是帅的。(画外音)
于是,今天的临也也愉快地在转椅上转圈。
“大家都秃掉吧!”
一旁的波江还挺想揍他的。
1.
龙之峰帝人发现自己的发型在向临也先生靠拢。
这小伙子还挺开心。
2.
纪田正臣表示“果然临也先生去死比较好”并询问三岛沙树需不需要生发剂。
她只能微笑。
正臣,我认识他比较早。
3.
园原杏里:“什么?发际线?……不,没有变化。只是罪歌最近,好像不太对劲。”
具体来讲,就是罪歌开始发出除了诅咒话语之外的话语。
“她说的最多的是……我为什么会秃掉。”
“我也不太知道她在说什么……”
杏里看上去很困扰。仔细一想,罪歌每次见到临也都会沉默。
“后来我按照罪歌的要求给她涂了生发剂,可她却在第二天发出了哭声,我第一次听见罪歌哭,有点震惊……”
罪歌完成了向秃歌的转变呢。
4.
平和岛静雄作为临也的高中同学和死对头,在提到这个时气得捏爆了手机。
据说他的头发只要一见到临也就会变短,还好恢复能力强,不然早就成秃顶了。
“我早就猜到是跳蚤干的,可恶。可我想狠狠揍他而靠近他时,我的头发又变短了10cm多。”
静雄先生(和善的笑容.jpg)你真是辛苦了。
5.
门田京平是临也的高中同学,当问到他这个问题时,他显得很不悦。
“不然我为什么要戴帽子?”
这和狩泽绘理华小姐的回答一模一样呢!
而游马崎沃克则是在一旁很兴奋地说:“哎呀哎呀哎呀,这一定是二次元开始眷顾我了!”
不过,当我们想采访渡草三郎时,他的车真的开太快了,我们追不上啊!
6.
平和岛幽和圣边琉璃两人异口同声地说,每次去见或者要见到临也先生,都会迅速戴上假发保护头发。
idol真是太辛苦了。
7.
当问到这个问题时,间宫爱海生气了。
“你以为我为什么这么讨厌临也吗?”
她咬牙切齿。
“那次他骗了我,而且在我第二天从公园长椅上醒来后,刚刚做好的发型变成了……”
她突然不想说下去,并飞快地逃走了。
8.
黄根先生,您真的辛苦了!
您的光头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闪亮!
9.
岸谷新罗笑嘻嘻。
“哎?啊没错,我和折原是初中和高中的同学。”
“你要问我为什么没有秃掉的话,这一定是因为我和塞尔提甜甜蜜蜜的爱情在发挥作用啦!”
“不对啊,新罗。”
他的恋人则是反驳。
“你两边头发一直是翻起来的吧?”
“哎?”
新罗愣住了,并飞快地找了面镜子。十分钟后他欲哭无泪地宣布。
“里面,全秃了啊,塞尔提……”
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他都在向恋人要求爱的拥抱。
10.
“我又没有头,怎么会有发际线。”
塞尔提 史特路尔森有点困扰地打字。
“不对啦塞尔提。”
一旁的新罗插嘴。
“你和折原站在一起的时候,烟都不冒了。”
无头骑士听到这句话,害怕到发抖。
“我的头……我的头……不在临也手上吧……”
新罗温柔地搂紧了看起来要哭了的塞尔提。
11.
四木说他每次和临也待在一起都听得见头发逃跑的声音,到最后只好打电话。
您真是人民的好公仆啊!!
12.
赤林表示“我和临也先生进行过谈话”。
当被问到头发怎么样的时候,他笑了笑,说。
“那是,魔法吧?”
您真的辛苦了。
13.
黑沼青叶听到临也的名字后皱了皱眉,然后笑了。
“我和他很像,虽然我不想承认。”
所以,青叶你说和临也是同类是这个意思啊。
帝人学长,您辛苦了,真的。
14.
曾经把临也扛在过肩上的鲸木重淡淡地说:“不,没有异常。”
她的罪歌在哭呢。
15.
贽川春奈微笑着拔出了她的罪歌。
“这孩子已经连水果都切不动了。”
16.
九十九屋真一庆幸自己没有见过临也。
只是即使隔着网络,诅咒依然是有效的。
一怒之下,他P了很多张临也的女装照片发到网上。
17.
“头发?头发噢?客人,客人,你想我摘下帽子吗?”
“……不,不用了。”
赛门先生友善地笑着。
18.
“哎?什么啊,真可怜。”
六条千景坐在一群可爱女孩的中间瞠目结舌。
“不过我没有直接碰见过那个情报贩子,身边有些人倒是秃掉了,真是有够魔法的。嘛,就算我秃掉了,我的甜心还是喜欢我,对吧?”
“啊,小六真是的——”
真是甜蜜呢。
直到他有一天与折原临也擦肩而过。
19.
粟楠茜见过临也几面。
“其实我女儿原本的头发可是很长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粟楠会的老大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想通这是为什么了吧……
20.
临也在经过惨烈的一战后,到了武野仓市暂时安顿下来。为了收集情报,他在这里开了一家理发店。特色是能在一秒内迅速剪发。
生意挺好的。

——end——
这个是之前的存稿,因为偶尔翻到觉得很有意思我就搬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