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竹子

点开゚∀゚↓
头像出自《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御园麻由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封面是上条当麻,是我的宝贝!
你好这儿凉竹。
主:魔禁/东方/type moon/弹丸,日轻爱好者,沉迷于南条爱乃和石原里美。沉迷于购买轻小说和同人志。入间人间和西尾维新信徒。
吃的CP有很多而且各种都有,主要有上all/all上/士剑凛樱/金女主/咕哒盾/双咕哒等。
垃圾写手一只,欢迎勾搭

【咕哒盾/男主盾】烟花,金平糖,和你。

※fgo同人,cp藤丸立香(♂)x玛修 基列莱特

※发糖

※日常短篇

※背景是一期泳活

藤丸立香突然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是甜的。
那是好似融进了空气中每一个分子的清甜,淡淡的如同百合的气息,又好似糖果的味道。
如果挂在天幕中的星星可以摘下来当零食吃,一定就是这种又甜又香的味道吧。将它放进口中触及舌尖,稍微舔舐磨转几下再让它随着唾液融化成糖水滑进食道后,会迸发怎样的幸福呢?
虽然没有任何根据——藤丸立香即使是在梦里,也不由忆起那个笑容可爱的学妹的脸,并如此认定。

这种甜味……一定很衬她吧。
他迷迷糊糊地想。

“前辈——前辈。”
耳边突然传来少女柔和的嗓音,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玛修?我睡着了吗……”
环顾四周,天幕已经暗沉。他发现自己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而玛修正歪着头微笑地看着他的脸。
“抱歉……还要让你看着我,明明我应该照顾大家才对。”
立香坐正了身子,觉得脖颈有些酸痛,左右扭了扭头让骨头发出嘎啦嘎啦的声音。
“前辈不要逞能,累了就应该好好休息一下。放心吧,关键时候有我在,请多依赖我一下吧,前辈。”
玛修温柔地笑着,让立香打心底里觉得他的学妹真是太体贴太可爱了。
像刚刚的梦一样。
“玛修,你喜欢吃糖吗?”
“咦?”
玛修对他突然的问题感到有些诧异,看着她惊讶的表情立香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但玛修很快恢复了脸上的表情,点了点头。
“嗯。如果要说的话应该是喜欢吧。因为糖是很甜的东西。前辈呢?”
“我也不讨厌。”
立香回答。玛修点了点头说“是这样啊”就转移了话题。
“刚才前辈睡着的时候,莫德雷德小姐说她想放焰火,然后小次郎先生说干脆办个有日本风味的烟火大会好了。前辈觉得如何?”
“那些家伙啊……”立香思索了一阵。“玛修觉得如何?”
“哎?问我吗?”玛修感到意外地眨了眨眼,然后移开了目光,“我觉得……大家偶尔放松一下也不错……毕竟不知道在这里还要多少天,放松是很重要的。嗯……一切都交给前辈了。”
她很想看烟花。立香盯着她的眼睛这么认定。
因为当玛修怀有期待的时候,眼睛就像星星一样会发光。

“那就办吧。”

玛修没有看过真正的烟花。
她只在网络上见过长冈烟火大会的盛况。
像是星星炸开了那般美丽的,满天的美丽焰火,在她的心头一直忘却不了。
五颜六色的焰火,看上去像糖果一样甜啊。

“这是什么……玛尔达小姐?”
“你换上就是了,穿起来一定会很好看。”

玛尔达和玉藻前催着玛修换上了一件她不知道是什么的衣服。换好之后,两人往后退了几步,托着下巴不住地点头。
“我就说玛修超级适合这种衣服吧。”
“Master都会被玛修迷倒的哟?”
“呃……什么?”玛修倒是一头雾水,扯扯袖子弄弄头发,玉藻直接把她推出去了:“别管了别管了,小玛修今天是最可爱的。”

立香站在门外想着玛修会穿什么样的衣服,就见到她跌跌撞撞地被玉藻和玛尔达推了出来。
“大功告成mikon——”
“哇啊啊啊,别推我啊玉藻小姐!”
玛修把白色的泳装换成了一件淡紫色的和服,袖子上有白色的小花,和服的浅色下摆还缀了满枝栩栩如生的樱花,与她粉色的短发非常相衬。她本人则是一脸紧张,眨巴着眼睛问立香:“前辈……这个……会不会不适合我啊?”
没这回事喔!玛修简直天生适合穿和服啊!
“不会啊,很漂亮。”他摇摇头,又补上一句,“很适合你噢,玛修。”
“是,是吗?既然前辈都这么说了……”玛修的脸颊泛起淡淡的粉色,让立香觉得她简直是樱花化身的精灵。
“谢谢你们了,玛尔达,玉藻。”
“master觉得开心的话,我玉藻也会觉得开心的喔?等一下我也会穿上浴衣,还请拭目以待!”
“小事而已啦。比起这个你们快去逛摊位如何?烟花还要等一会,莫德雷德把它拿去吓野猪崽了,真是个笨蛋。”
两人对他们挥挥手,催促他们快点走。立香把目光投向玛修,对她伸出了手。
“那,我们走吧,玛修?”
“嗯,好的,前辈。”
女孩毫不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向他靠了过来,与他一同走向灯火高挂的,月色笼罩的祭典。
月色那么美丽。
她身上的味道像糖果那么甜。

说到夏日的祭典,也就是捞金鱼,打气枪,面具还有苹果糖。
这里都有。
立香不由感叹了一下英灵们的强大,同时很在意另外一件事。
“玛尔达竟然让野猪崽看摊位……还真是物尽其用呢。”
“该说不愧是玛尔达小姐的风格。比起那个,前辈,你想去哪里?”
玛修的眼睛又亮起来了。看来她什么都想玩一遍。立香扑哧一声笑了,回答:“玛修想去哪里,我陪你去吧。”
“哎?那怎么可以……”
“那,我哪里都想去。”立香毫不客气地阻断她的话,“这样可以吧?”
“嗯,嗯……”玛修像小动物一样点了点头,然后眯起眼睛笑了。“谢谢你,前辈。”

“前辈,那个捞金鱼好像很好玩!”
“前辈,我们去玩套圈吧!”
“前辈你要吃苹果糖吗!”
“前辈,这个关东煮看起来很好吃,我们也买一份吧!”
“前辈,前辈!”
开始玩了之后,玛修的兴致高涨,拉着立香到处转来转去,立香的手上全是她的战利品。中途,他们还碰见了在关东煮自助区域猛吃的阿尔托莉雅,一脸淡然地坐在烤肉摊后拿眼睛烤肉的迦尔纳,还有不知为何对怪物面具情有独钟的芬恩和迪卢木多。还有一个小插曲就是他们被清姬发现了后她执著地要跟上来,但安妮和玛丽过来把她强硬地绑走了。虽然清姬的眼神非常可怕,立香想着明天一定要好好跟她谈谈。
“玩得好开心啊,前辈。”
虽然很累,手和脚都很酸痛,但是看着玛修的笑容,听她说出这句话,立香就觉得一切都是有意义的了。
“我们去看烟花吧?”他笑着邀约。
“嗯。”女孩依然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莫德雷德你要是再拿来做无聊的事我可要生气了。”
玛丽虽然在笑着但是好吓人。看来对莫德雷德拿烟花吓野猪崽的事感到十分不满。
“啊,啊!我知道了!我不会再犯了!不要那么可怕地瞪着我啊,真是的!”莫德雷德抱着一大堆烟花(斯卡哈制作)放在沙滩上。英灵们全都围了过来,库丘林正一脸好奇地拿枪尖戳烟花还说“这玩意真的能飞上天吗”,然后被斯卡哈揍了。
“感觉到了……御主会离我远去……”
“清姬你今晚就稍微安分点吧。”
“还,还有没有关东煮可以吃?这太过美味了!”
“呜哇,父王真是吓死人了……变成英灵后还这么会吃。”
大家吵吵闹闹的,而且不少都穿上了浴衣。围着篝火还真有点那种祭典的感觉。
“……像是朋友一起出门呢。”
“说的是呢,前辈。”
立香和玛修坐在人群之间,相视而笑。
“玛修,苹果糖好吃吗?”
“很好吃。”
“那要看烟花了噢。虽然不知道有没有长冈的那么好看,但是一定也不错吧。”
“前辈去过长冈的烟花大会吗?”
“嗯,去过啊。”
“和谁一起去的呢?”
“和朋友一起。”
“真好呢。”
两人进行着简单又简短的对话。这时玛尔达打了个手势。
“那,大家,我要点火咯——”

“我啊……”
“嗯?”
立香听见玛修的喃喃,把头转向她。
玛修双手交握,安静地微笑着。亮晶晶的眼睫毛像是金平糖一样美丽。
“很高兴能和前辈认识,和前辈成为朋友。”

啪地一声,烟花绽放。
在缤纷灿烂的烟花面前,满天星斗都黯然失色。

粉红色的,蓝色的,紫色的,金色的烟花拖着长长的尾巴划过天幕,如同一场盛大的流星雨。
玛修粉色的脸仰向天空,眼睛里落下烟花繁景,像是藏了璀璨群星。
她的心中自此落下了烟花的记忆。
和她想的,是一样的啊。

“前辈。烟花果然像星星一样。”
“嗯。”
立香悄悄地把一个小罐子塞进她的手里。她惊讶地低下头端详,然后不自觉地勾起了嘴角。
“是糖果呢。前辈真是,什么时候买的啊?”
“那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吧。”
立香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罐子里的金平糖是星星的形状。
“那,”玛修打开了罐子。

“前辈要尝一尝星星是什么味道的吗?”

烟花没有落幕。它们一个接着一个,红色衔着蓝色的尾巴。

“是甜的。”

立香注视着他最可爱的学妹的脸,待舌尖上的糖果化成了一滩水,才轻轻地回答她,声音轻到像怕惊扰了一个甘甜的梦境。

不会落幕的烟花,像他们紧紧握住的手。

永远不会有松开的那一天。

她的心中,自此落下了与某人一起看烟花的回忆。

END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