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竹子

点开゚∀゚↓
头像出自《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御园麻由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封面是上条当麻,是我的宝贝!
你好这儿凉竹。
主:魔禁/东方/type moon/弹丸,日轻爱好者,沉迷于南条爱乃和石原里美。沉迷于购买轻小说和同人志。入间人间和西尾维新信徒。
吃的CP有很多而且各种都有,主要有上all/all上/士剑凛樱/金女主/咕哒盾/双咕哒等。
垃圾写手一只,欢迎勾搭

【系列短fin】自杀少女

1.【自我结束的海湾】
海是温柔的。
她包容着一切。
无论是善意还是恶意。
是呵护还是掠夺。
呐。
不觉得很像吗?
那个老好人,被人背叛的,
她。

没有回头。
投身于海的绝望。

人在临死的时候,究竟会想些什么呢?
至少她什么也没想。
只有眼前无尽的海温柔地抚摸着岸。
脚下沙粒的触感真实而坚硬。
她没有回头。
明明背后什么也没有,她却听到了嘲笑。
于是更加,更加。
一步。
一步。
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
越来越远。

海在温柔地接纳她。
从腿开始。
然后是白色的长裙。
然后是满身的伤疤。
然后是手掌的血液。
然后是飘舞的长发。
至头顶结束。

她想。
啊啊,海是多么温柔啊。
可以把她过去从人类那里得到的绝望,悉数给沉没了去。
她曾经那么喜欢的……无论是朋友还是家庭,都好。
都沉淀在了海水的盐中。
她轻笑,丢掉手中的水果刀。
血在水中扩散。

所以她才爱海。
海啊,把她的痛苦……
也全部溶解掉了。
是啊。
她就是绝望的海湾。

她笑着。
一步一步。
投身于自我毁灭。
让这片海染上她绝望的纯白。

直至被完全地包容。

2.【贪恋甜食的鲤鱼】

「求你不要杀我。」

她自始至终都只说了这句话。
像是马上要哭出来。

啊啊,美梦可能已经碎了。
她想。
可以毫无忌惮地说着笑着的时光,
已经哪里都不存在了。

「我曾经有过期待啊。」
不是她的另外的她轻轻地抚摸着手中的白色刀刃,把手指割破了,染上绮丽。
她说着。
「可是你们把我的期待当成了垃圾。」
「背叛了我。」

「不要……杀我。」
她的声音嘶哑,像是有腥甜的血丝在喉咙里像狂暴的怪物撕扯着血肉。
她想说点别的什么来挽回现在濒死的局面,可都说不出来。
只能单纯地重复着「不要杀我」,像是台机器一样。
无论是表面还是内心。

恶意。
像是包裹在药丸外面的糖衣完全溶解。
剩下的只有无尽的苦涩。

「我没有义务要说对不起。」
「希望你记住。」
噗嗤。
刀刃没入左腿。
她发出带有哭声的喊叫。
「吵死了。痛?你们对我做的事比这还痛呢。」
然后,染上自己血液的刀刃插进了口腔,在里面胡乱地搅动,把口腔的内部逐渐撕裂,之后像是满意了般拔了出来。
「哎呀,全部烂掉了?」
她嘲讽地说着。
「痛吗?」
「不……要……杀我……」
她顽固地发出带着哭腔的声音,就算几近昏厥。
噗嗤。
刀刃没入右腿。
「啊啊啊……呜呜呜啊……」
她无意义地哭泣,眼泪打湿她满是血的脸颊。
于是,随着一阵让她短暂昏厥过去的疼痛,她的眼前变成了一片漆黑。

「呐,我记得,你喜欢甜食吧?」
她笑盈盈地说着。
就算知道她已经看不见。
「不要……不……要……」
她喃喃着。毁掉的四肢麻木。
只是单调地重复。
——不要杀我。

「不要杀你?真是的,把别人当成杀人犯可不好啦。」
她笑着,如此说。
「你……不会杀我……?」
她坏掉的眼中,亮起了微光。
不会杀她。这比什么都重要。
她像得到甜食的鲤鱼般,内心奔腾跳跃着。
「是啊。」
她用讲笑话的语气说着。

「因为让你的生命消失,是最美好的净化行为啊。」

啊。
啊啊。
她疯了。

并不是从一开始就喜欢甜食。
而是因为享受甜在口腔炸裂带来的快感时,一般这甜味都是她凭自己的努力赢过一场场竞争而得到的绝佳的奖励。
所以不如说是喜欢甜食,倒不如说是享受脱颖而出的优越感。
竞争。抢食。弱肉强食。
所以她贪恋甜食。
那是胜利的信号。

所以弱者都是白痴。
她想。

接近她,不过是强者的怜悯。
背叛她,不过是强者的骄傲。
她错了吗?
她哪里错了?
妈妈一定会告诉她,你没有错。
那为什么,即便自己没有错也要被杀死呢?
不知道。
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太多了。
像是人类,她没法理解。这种复杂的生物。
她也没法理解,眼前拿着刀刃指向她喉咙的弱者。
为什么。

好苦。
好讨厌……苦味。

「差不多,可以请你去死了吧。」
她如是说,从倒在地上的她的衣兜里拿出一颗包装被染红的糖果,剥开放进嘴里。
「不……要……」
她苟延残喘。
好不甘心。
胜利的奖励,被这个弱者牢牢握在手中。
好不……甘心。
她想伸出手去夺回自己的东西,可是手一下也动不了。
她哭着。
「你知道你错在哪吗?」
她说着。
她笑着。
「你错在把我践踏了啊。」
「把我的尊严当成了泡沫,真是让人不舒服啊。」
「我讨厌死你的高高在上了。」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对弱者来说。

沉默。

「我还以为你是个能意识到自己的家伙呢,看来是我想多了。算了,无所谓,也别浪费我的时间了。」

「我在这之后,可是还有一个人要处理啊。」

刀刃挥下。

直到最后的最后,可怜的鲤鱼也不知道。
自己到底哪里错了。
「因为我是强者啊,不是吗?」

可怜的她。
如此想着。

3.【渴望救赎的白兔】

她沿着长长的台阶,不断向上。
向上。
追寻着她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
呼吸,逐渐紊乱。
手脚,缓慢冰凉。
心脏跳得好快。
只剩下不规律的喘息在山林中持续回响。

她扪心自问。

「我到底为什么要跑得这么快呢?」

像只拿着怀表的白兔。

「因为你罪大恶极。」

某人的声音响着。
没有意义。
天空的色彩蓝的太过不真实。
像是在做梦一般。

「我犯了什么罪?亲爱的爱丽丝?」

驻扎在脑袋里的某人轻轻地问着。
没有起伏。
另一个不是自己的某人回答她。
没有起伏。

「你给了我希望。」

然后又踩碎了。

混合进百分之百的恶意。

「你杀掉了我的心。」

百分之百,纯正的背叛。

「所以……我没必要说对不起。」

啊啊。是啊。
她想着。
我是在逃命啊。
逃过自己曾经最好的朋友的杀意。

因为她背叛了她。

「亲爱的爱丽丝,我不会停下脚步。」
脑海中的某人说着。
「我的茶会还没有开始,出席者上也不会有你的名字。」
「没关系。那种事情没关系。」
某人说着,带着笑意。
笑着。笑着。

从她的后方。

「毕竟我是爱丽丝嘛。」

误闯了别人的世界的,可怜的爱丽丝。

她猛地一个趔趄,摔在冰冷的石阶上。
完了。
她想。

她没有笑。
而她笑了。

「永别了,给了我希望的白兔小姐。」

啊啊。
她看着红色的、红色的、红色的一切。
审判的刀在空中发着光。
已经逃不掉了,也没法再跑下去了。
她苦笑着。

「呐,爱丽丝。」
脑海中的某人蜷缩起自己的身体。
带着哭腔。

「你说,为什么即使我这么可恶,从来也没有愧疚的心情……」

爱丽丝的刀刃像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她的头上。

「我还是想要救赎呢?」

噗嗤。
刀刃挥下。
红色洒了一地。洒了一地。
把她变成了看不出本来面貌的东西。

她概叹一声。
转身慢慢地往回走。
没有看那只红色的白兔。

「那是因为你被我爱着吧。」
坏掉的爱丽丝,说着。
【后记】
又是单纯的练笔orz下一篇写同人,逐渐把手稿码上来吧。
感觉上写的时候还挺流畅的……ww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