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竹子

点开゚∀゚↓
头像出自《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御园麻由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封面是上条当麻,是我的宝贝!
你好这儿凉竹。
主:魔禁/东方/type moon/弹丸,日轻爱好者,沉迷于南条爱乃和石原里美。沉迷于购买轻小说和同人志。入间人间和西尾维新信徒。
吃的CP有很多而且各种都有,主要有上all/all上/士剑凛樱/金女主/咕哒盾/双咕哒等。
垃圾写手一只,欢迎勾搭

今天重看一遍新约16
上条这个腰,这个锁骨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我死了!!!!!

【魔禁/上茵/上只】上条先生家不变的日常01

※本文为《某系列》的同人文

※cp为上茵(上条当麻x茵蒂克丝)和上只(上条当麻x奥帝努斯)……但是本文并不是cp文啦

※轻松愉快,日茵那种轻松!!

※只是想写上条家的日常而已

01.被炉

冬天实在太冷了,于是上条把被炉搬出来了,还放了一大堆橘子在上面。

“啊!!这个是什么啊当麻!!进去了就不想出来了!”

茵蒂克丝兴奋地叫着,整个人缩进了被炉,只留下一个银色的脑袋。嗯,虽然可以看见变成废人的未来,但是现在就先随她去吧。上条想。

“……人类,我呢?”

15cm高的魔神小姐奥帝努斯面无表情地坐在橘子上,用抱紧肩膀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啊,抱歉,虽然开了暖气但还是会冷嘛。”上条眯起眼睛打量她,再看看被炉,“要么你也进去?”

“我可是神,怎么可能和你们这些凡人一起缩在那种小小的被子里。”

“别逞强了,明明要穿得那么暴露……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奥帝酱!!我错了!!请不要插上条先生的眼睛!好痛啊啊啊啊!!”

“当麻是自作孽呢。”茵蒂克丝轻蔑地冷眼评价,然后转向小小的魔神少女,“你也别在意那些东西了,过来吧。”

“我都说了……”

“斯芬克斯——”

“……行了,我就勉为其难接受你的好意吧。”

奥帝努斯一脸不情愿地跳下桌子缩进被炉,学茵蒂克丝那样只把脑袋露在外面。那只让她屈服的罪魁祸首正蹲在桌上盯着她,让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人类,我命令你,别让它接近我。”

“斯芬克斯不是挺喜欢你的吗?啊好了我明白了我照做就是了,请不要再插上条先生的眼睛了。”

总之最后三个人都钻进了暖和的被炉,惬意地享受起冬日中的温暖。

“真的不愿出去了啊……要么今天就不做饭了?”

“那可不行,当麻……”

“我就稍微夸赞一下人类的科技吧……”

“算了……我去做饭吧。”

过了一会儿,还是上条先钻出了被炉。一家之主要是不做饭,奥帝努斯倒没关系,食欲修女可就不好说了,结果一定会是上条的头被她狠命地咬。

“辛苦了……当麻……”修女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因为太暖和而感到困了吧。上条笑笑。

“今天干脆就吃芥麦面好了。”

(做饭过程略)

(请大家自行想象)

(反正我的上条先生超会做饭的)

(啊,好想吃他做的饭)

“做好了——咦?”

当上条端着两碗满满的海鲜芥麦面回到被炉前时,他发现没有人回应。

两名缩在被炉里的少女,靠在一起睡着了。

“……”

上条把面放到被炉桌上,听着她们均匀的呼吸,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帮茵蒂克丝掖好滑落的被角,注视着她们熟睡的侧脸。

心中感到温暖。

一个人住在这个宿舍里的时候,从来都没有过这么温馨的感觉。

“好啦……净会给我添麻烦。”

——被炉,真是好东西呢。

【01.被炉】end

tbc

【魔禁/上茵】参拜注意事项

※本文是《某系列》的同人文

※cp上茵(上条当麻x茵蒂克丝)

※故事来源于灰村2018的魔禁新年贺图

※可能会有点ooc

※平淡,基本没有剧情了

“当麻,当麻,我肚子饿了噢。”

“不行。不是刚刚吃过早饭吗?”

“可是我一看到摊贩上的苹果糖和什锦烧肚子就又饿起来了。都是摆摊的人的不好。”

“给我向全世界的商人道歉。”

上条当麻和茵蒂克丝——两人正一边交谈着,一边在人群中穿行。茵蒂克丝的眼睛不安分地看着街道两旁热闹的食物小摊,而上条则是催着她快点向前走。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本来两人昨晚为了庆祝新年,上条忍痛带着她去吃了双层火锅还去看了新年烟花(又被吃掉了不少钱),回家后因为很晚所以累的要死,想着今天可以好好睡一觉,可茵蒂克丝一大早就把他从浴缸里吵了起来并兴致勃勃地说要去新年参拜。

“很有新年的感觉!当麻!我想去!”

她这么兴奋地说着,眼里闪耀着上条从未见过的光芒。可怜的青春少男上条就是因为被她的笑脸迷到心儿砰砰跳,才会反常地答应她一起去他决定晚上再去的神社进行新年参拜。

“有不少人呢……学生和老师都有。”

他嘀咕着,一边紧紧地扯住食欲修女的衣角,防止她一下就消失不见。她今天穿的衣服并不是往常那件白色的修女服,而是一件漂亮的红色和服,布满了细碎的白花。这件衣服是两人出门时被土御门舞夏看见,知道他们是要去参拜后她一脸不满地说“难得的新年,就穿点和平常不一样的吧”然后硬是把自己的和服塞给了茵蒂克丝,然后对上条说教到让他不得不回宿舍把压箱底的那件蓝紫色和服拿出来穿上。

“明明平常的衣服就好了……”

他侧头看向茵蒂克丝。

“嗯?怎么了?当麻?”

她把长长的银发束起来了,并用昨晚在烟花大会上买的蓝色发带绑住。有几缕发丝从她的脸颊一旁自然滑落,衬得她那如外国人偶般的美丽脸庞更加动人。如果头发是黑色的,说不定是大和抚子类型的呢——上条想着,移开了目光。

“到底怎么了?当麻?我脸上没有奇怪的东西吧?”

茵蒂克丝像小猫一样开始胡乱地摆弄自己的头发,拍拍自己的脸颊。那模样让上条不由微笑。

“没有噢。”

想说你穿和服,比平常还要可爱啊——当然这种话是说不出的吧。看来,穿和平时不一样的衣服果然让人心情愉快。他想。

走了没多久,两人终于穿过了嘈杂而沉迷于摊点间的庞大人群,到达了神社的鸟居前。

“对了,对了,当麻。我还不知道参拜神社的注意事项。能告诉我吗?”

“你不知道吗?……我还以为你一定知道呢。”

“就算是图书馆也不可能装的下所有的知识啦。”茵蒂克丝不好意思地笑着。

“那你听好喽。不过上条先生也只知道一般人知道的事情而已。”

站在鸟居前,面前就是主殿。人们没有在大道上步行,而是在道路两旁行走穿过鸟居。

“参道和鸟居的中间是留给神明走的,可不能乱跑,是对神灵的尊敬。”

上条边对茵蒂克丝说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对着主殿恭恭敬敬地点点头。茵蒂克丝跟着照做了,然后才进入院内。

“这也是对神明表示尊敬吧?在礼拜的时候也有差不多的规矩。”

“是呢。来,我们先去洗手和漱口,然后去正殿吧。漱过口要记得摇一下铃。”

“嗯,知道了。”

等着参拜正殿的人比较多,因为是学生,许多宿舍又有门禁,才没法在晚上十二点多出来参拜吧。上条左右看看,并没有发现和往常一样会在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御坂美琴或者同班同学们。也没有发现什么魔法师和魔神(谢天谢地还好没有)。

“这个,不是很可爱吗?御坂御坂拿着可爱的玩偶问你,一边暗示着想让你买下它。”

“……回去了。”

“啊,等一下!等一下啦一方通行!你要去哪里!御坂御坂慌慌张张地叫着你的名字跑过去!”

“……多少钱?就这一次。”

那两人也来了啊。上条没看见他们的人,但是听见了声音。听见那么愉快的声音,他不由从心里感到开心。

……大家,都幸福地生活着。

“噢,是你啊。”突然,上条的肩膀被人拍了拍。他转过头去看见的是一头黄发的青年。

“滨面?好久不见。”上条打量着他,“就你一个人在?”

“泷壶似乎完全沉迷在射击游戏和章鱼丸子里了,我正在找那个人小鬼大的金发小鬼。”滨面仕上匆匆说完,“那,我走了。祝你们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上条目送他远去,而茵蒂克丝开始拉他的衣角,“当麻,当麻,下一个就轮到我们了。”

“啊?好。”上条对她笑笑,“要记得许一个愿望啊。”

对着神龛,两人拜了两次后认真地拍了两下手,闭上眼睛,又再拜了一次。

(希望新的一年好运眷顾我……希望我也能得到幸福……希望大家过的快乐……希望茵蒂克丝可以学奥帝努斯那样吃少一点……)

在此期间,上条一直拼命地许着对新年的期望,希望神能帮助他。虽然他觉得比起在这里许愿,不如回去对着家里那个十几厘米高的北欧魔神许愿来得现实。

“当麻许了什么愿望?”

“啊……嘛,意外地还挺多。愿望这种东西说出来就不灵了,茵蒂克丝。”

出了正殿后,两人决定去抽签。茵蒂克丝心情很好,在上条身边一蹦一跳的像只小兔子。

“这样啊,那我还是不说了。”

“这倒让我有点好奇了。请你告诉我吧,茵蒂克丝小姐。”

“是秘密。”

茵蒂克丝将食指压在嘴唇上,对上条展现了她那一贯的烂漫笑容,让上条不由得受到了感染的同时,还觉得脸有点烫。

我今天还真是不对劲啊——

也罢。毕竟是新年嘛。就是该和平常不一样一些。

上条想着,踏着轻快的步子跟在她的身后。

“等下,要不要去吃苹果糖?”

(之后上条的签全是大凶这种事就不再说了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