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竹子

点开゚∀゚↓
头像出自《说谎的男孩与坏掉的女孩》,御园麻由是我一辈子的宝贝
↑封面是上条当麻,是我的宝贝!
你好这儿凉竹。
主:魔禁/东方/type moon/弹丸,日轻爱好者,沉迷于南条爱乃和石原里美。沉迷于购买轻小说和同人志。入间人间和西尾维新信徒。
吃的CP有很多而且各种都有,主要有上all/all上/士剑凛樱/金女主/咕哒盾/双咕哒等。
垃圾写手一只,欢迎勾搭

【双咕哒】藤丸家的兄妹今天也在为了课业努力③

※fgo同人,双咕哒兄妹设定的后续,前几篇请看“藤丸家的兄妹”tag(因为一个一个发网址很麻烦←懒人)

※有一点点的咕哒盾

※平行世界魔法师paro(某张概念礼装)

※两个天使!!

※对话傻叼

※出现的素材有些是虚构的

兄妹俩结束了在森林里的浪漫一夜后回到了城镇的街上,依照开始的想法现在正在去祭典的路上。

“喂,什么浪漫一夜啊,光听名字就散发出犯罪气息了。”

立香边吐槽边把自己那根扔在家里找了半天才找到的魔杖拿在手上挥着,还好她会用的大部分都是治疗魔法,不然面前的藤丸百分之五十会被误伤。

“……立香,住手,别这样。不要乱挥魔杖。邻居会指指点点的。”藤丸捂着脸牵着立香的手走在去祭典的人群中。因为两人都穿着魔法学校的制服,立香还一个劲地用投标枪标准姿势挥魔杖,他们非常惹人注目——到了让藤丸觉得有点丢脸的地步。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见到它了,很想它。这是我表达重逢喜悦的方式。邻居要是乱说话的话,我就把他们全部变成哑巴。”立香一本正经。

“还好你不会用攻击魔法……”

“我会啊。要试试吗?”

“你会的啊!我才不要!”

“开玩笑的啦……”立香停止挥舞魔杖,把它收进藤丸的魔杖收纳腰袋中(真是奇怪的原理,明明看上去只是皮带却可以装两根魔杖),看了看藤丸的脸,嘀咕。“我会用那种魔法,但也不会用在哥哥身上的。”

“……”藤丸敲了敲立香的额头没说话。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两人没再进行这种死蠢对话,各自看起吸引自己的东西。

祭典是这个魔法小镇每两个月最让人心动不已的活动了,也是商家借机骗钱的好机会。道路的两旁早搭好了各种各样的简易小棚子,贩卖各种各样稀奇古怪引人注目的花哨东西。祭典的中心是这个没多大的城镇的广场,祭典期间用来举行一些比赛。

“这个附加了祝福的羽毛我正缺,可是居然要一千元耶……呜呜,蛮神心脏也不错,是好素材…… ”

立香如往常一样完全沉迷进魔法药材店铺中去了,但是她对货架上的珍稀素材陷入了苦恼——主要是对珍稀素材下面那张纸上的价格陷入了苦恼。

“……”

藤丸站在旁边的魔杖护理店看货架上摆放的力量增幅器和咒语快速读取器,犹豫了半晌,最后还是问。

“立香,需要我帮你付吗?”

“……哎?不用了。”立香有些诧异地眨了眨眼。“哥哥你也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吧?啊,你不是一直说想要一个力量增幅器吗?不用管我,大不了我再等两个月。”

“无所谓啦,如果你有想买的东西,我给你买就是了。要你等两个月我知道是不可能的,毕竟你就是那种缺了火之核心就会跳到熔浆里去的笨蛋。”藤丸嫌麻烦似的把钱包一把塞到立香手里,对她无奈地笑了笑。“但是要继续保持你的好成绩啊。”

“……”立香看了看手里的钱包,又看了看藤丸的脸。

“愣着干嘛?还不快去买。”藤丸揉了揉她的法师帽,让她白色帽子下的橙色头发变得乱糟糟的。“我在这里等你。”

“哼哼哼♪”

立香花光了哥哥心甘情愿给她花的钱,心满意足地跟在抱着她的战利品的藤丸后面,准备穿过广场回到自己家。

“哥哥,你有什么要买的吗?”

“……我的钱都让你花光了,笨蛋。”

“对不起啦。”

“我又没有怪你。”藤丸摇了摇头。立香看不见他的表情,只能看见他的尖顶帽左右摇晃。“你哥哥就算没有力量增幅器也厉害。”

“自吹自擂。”虽然知道他说的是实话,立香还是不想放弃这个揶揄藤丸的机会。“我也可以啊。哥哥你如果打架不用魔法未必赢得了我。”

“知道啦,武林第一高手小立香。”藤丸忍不住笑了。立香不满地用手肘顶他的背。

“现在开始第428次盐川杯魔法祭典竞赛——”

他们进入了广场的范围。当地的主持人正笑容满面地站在用快速生成魔法搭成的有某种星光特效的舞台上宣布活动的开始。立香不由好奇地把头扭向舞台的方向。

“本次大赛的主题是——如果没有魔法,人类该如何战斗呢?”主持人热情到有点夸张的声音经由传声魔法,传到了广场上每个人的耳朵里。“也就是说我们这次的比赛相当地出乎大家意料!并不是魔法对抗,而是拳拳到肉的格斗碰撞哦!”

哦哦哦哦——人群骚动起来。

“这是祭典举办人盐川先生的主意!由于盐川先生本人现在与母亲一同进行星球外探索无法到场,却提供了精美的礼品!”主持人故意卖着关子,让立香更加好奇了。“立香?你要看节目吗?”藤丸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很久都没有跟上的立香,她连忙回过神。

“啊?我不看,我们回去吧。”

“你想看的话就看吧。”

“我只是对奖品比较好奇而已。等这个主持人说完奖品是什么我们就回去吧。”立香摇头,走向藤丸所在的方向。

“——奖品是盐川先生亲自制作的Rider饼干一盒,以及型月魔杖重工有限公司提供的最新款力量增幅器!”

“……”

立香的脚步停住了。

“……立香?”藤丸疑惑地看着她。后者低下了头,然后再抬起头露出了一个让他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同时在心里想“我的妈您哪位”的混沌恶表情。

“哥哥,你在这里等我一下。”立香满面笑容,把帽子扣到商品袋子上。

“哦,哦……”被吓得没反应过来,也腾不出手阻止她的藤丸愣愣地看着她走向了舞台的方向,直到看见立香出现在舞台上一脸和善地把手指关节扣的咔吧直响才回过神来。

等等等等我的妹妹你要做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会打架吗我的妹妹?!!!!你不是个牧师吗?!!!!我不是为了保护你才跟你去森林里的吗可是你告诉我你会打架?!!故事不是这么写的啊?!!!

半个小时后。

总之立香捧着一盒蓝色饼干和一个力量增幅器回来了。

藤丸感觉像做梦,对他的妹妹傻傻地说了句“谢谢”,接过那个增幅器放进收纳袋里。

然后兄妹俩就在路边把饼干吃完回家了。

最终,立香到底有多高的武力值还是个谜。

TBC

(这章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双咕哒】是一个短打练笔

【酒吧设定】类似于练笔的产物

双方普通人。

我觉得如果咕哒们没当魔术师,说不定就会走上这样的路线??

————

藤丸倚在靠近落地窗的吧台旁,手里晃着一杯又辣又涩的姜汁汽水,发出今天第15次叹气。

背后是吵嚷和喧嚣。留声机里放着《图兰朵》,却掩不掉这一室灯红酒绿和虚情假意纸醉金迷。

他望着窗外十二点的新宿街道上来来往往忙碌于觥筹交错的人们出神,叹第十六口气后自虐般地灌了一口姜汁汽水,让那辣味冲到头顶。

糟透了。他想。他不会喝酒,高中同学毕业五年聚会却偏偏要喝上几杯,不会喝酒的他便理所当然被排挤在外了。再加上他高中的人缘并不算好,除了小他一岁的学妹关系不错以外,和谁都处不太来,这次也只是被拉来凑个数。

他背后的同学们玩得正开心,你一杯我一杯,充分彰显了年轻人有精力没地方使的血气方刚。还好,得知藤丸不会喝酒后他们客套了一下就没再叫他,这让藤丸得以享受相对的静谧。

他又抿了一小口,托着下巴听着歌剧,看着陈列许多名酒的酒柜。

这时,有人坐到他的身边。

“一杯水果宾治,再一杯红粉佳人。”

清脆悦耳的女声敲击了藤丸手中的玻璃杯。他不由淡淡地往旁边瞥了一眼。橙发的女孩微笑着撑着脸颊看着他,她身上黑色长裙的裙边如一朵黑色的鸢尾花。

“好久不见,藤丸同学。”

她把水果宾治推给他,笑容更深了。

“我有那个荣幸请你喝一杯吗?”


没了。后续请自己脑补(喂)

红粉佳人的含义是美丽的女性陷入爱情(*'▽'*)♪

【双咕哒】藤丸家的兄妹俩今天也在为了课业努力②

※fgo同人,双咕哒兄妹设定的后续,上一篇http://indexthree.lofter.com/post/e68aa_12ca614d

※有一点点的咕哒盾

※平行世界魔法师paro(某张概念礼装)

※两个天使!!

※对话傻叼

※出现的素材有些是虚构的

“我吃饱了——”

立香一脸满足地向后一倒靠在树桩上,藤丸一边嚼着烤肉一边无奈地用魔杖给她来了个清洁魔法。“……油都吃到嘴上啦。”

兄妹俩今晚在森林里过夜。这是出发前就决定了的事项——谁要明天就是假期了,就算是人理毁灭了也必须有的日子。因为藤丸的战斗魔法学的相当优秀,这附近的森林里也不会有什么特别强的魔物,他们的父母非常爽快地答应了。

然后帐篷搭好了,火也生好了,火上烤的野猪肉和某种食用植物也刚刚吃完了。兄妹俩高兴地拍起了肚皮……不是,高兴地开始清点今天摘到的东西。

“蓝苇草,宝石菇,鸟尾花,蝾螈,金红色鼠尾草,梅林的吊带袜……嗯,东西都齐了耶,哥哥。”立香对着清单一路往下念,发现东西都齐全后露出了安心的笑容。

“那就可以放心地睡觉了。”藤丸用魔杖点了点帐篷,让内部变成了有两张床的卧室。“再休息一会就去睡觉吧。”

“好——”立香积极地响应,然后开始撸起芙芙又软又蓬松的毛,让它不停地“芙芙芙”地叫。说起来总觉得它看上去很想把梅林的吊带袜给撕烂,是她的错觉吗?那可是稀有素材。

“芙芙还真是喜欢你啊。”藤丸打点好了行李和房间,过来坐到立香的身边,想着“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摸了摸芙芙的毛。

“因为我可爱呀。”立香笑嘻嘻地从随身的衣袋里掏出小饼干逗芙芙,“芙芙也好可爱。我最喜欢芙芙啦。”

“是吗……”藤丸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句。

“啊,当然我也喜欢哥哥喔?你可不要嫉妒芙芙。”立香用手肘顶了顶立香的手臂,对他展露小恶魔般的微笑。

“为什么我要嫉妒啊?笨蛋立香。”藤丸无奈地笑了,摸了摸她的头,看她像只小仓鼠一样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变成一脸傻笑,觉得他这妹妹真是看上去和芙芙一样单纯。

“芙,芙。”芙芙叫了两声。

嗯,芙芙可能在抗议把它和笨蛋立香相比较吧。

“……哥哥,我总感觉有人在说我坏话。”立香狐疑地看着藤丸的脸。

“是风之精灵说的喔。”藤丸信口胡诌。然后他不得不阻止兴奋地说着“风之精灵?!哥哥快帮我抓住那个魔药学新素材”还一蹦三尺高的立香像脱缰的野狗那样冲进森林里。

……妹妹好笨,好烦。

藤丸摇了摇头,用手臂圈住立香把她绑进帐篷里。

“你要是乖乖的,明天就带你去祭典。”他哄着碎碎念着“风之精灵”的立香,让她在床上坐好。

“如果我不乖,我就带哥哥去祭典。”立香笑着对他说,把头顶上的帽子摘下来,然后散开发辫。

“……没差吧。”藤丸也忍不住笑了。“快去刷牙。你要是明天早上起的早,我就带你去。”

“那可以用扫帚飞过去吗?我看书上都是那么写的,哥哥你有扫帚吗?”立香拿起写了“立香专用”的杯子和“斯巴达克斯倾情推荐,好牙齿从每一天开始”的牙膏,歪头问藤丸。

“抱歉的是,我没有。因为学校的飞行科目很难通过,你的哥哥还想毕业呢。”

“阔是,我嗦——”从帐篷外传来的声音带着噗噜噜噜的音效。

“刷牙的时候不要讲话,笨蛋。”藤丸揉了揉太阳穴。他摘下帽子放在床头柜上,把魔杖塞进被子里,打了个哈欠,钻进他的那张床。过了一会儿,立香进来了,把东西放好后,她先把床推过去和藤丸的并成一张,然后才心满意足地钻进了被窝。

“笨蛋,别以为我看不到。你就不会自立一点,自己一个人睡觉吗。”

藤丸翻了个身和立香面对面,并揪住她一边的脸颊。立香鼓起了脸颊,然后又让气泄掉,往被子里缩了缩:“习惯了嘛,有什么办法。”

“等你长大了,我可不能一直陪着你啊。”他无奈地说。

“那我就来陪着哥哥。”她只露出上半部分脸,让藤丸只看得见她笑弯了的眼睛。

“拿你没办法。”藤丸闭上眼睛,翻了个身,嘟囔了一句。“关灯吧。睡了。”

啪嗒。

骤然变黑的帐篷里顿时什么也看不见了。

但立香听得到藤丸浅浅的呼吸声;闻得到帐篷外熄灭的篝火淡淡的灰烬焦味,还有藤丸身上洗发魔药的香味。

她在离他两个手掌宽的地方,对着他的背影喃喃。

“哥哥骑上扫帚一定很帅。”

要么,等时间空出来……去学个飞行课吧。

藤丸把脸埋进被子里想。

月光透过树林照在帐篷上,像冬日瓦上的霜。

tbc

【双咕哒】藤丸家的兄妹俩今天也在为了课业努力

※fgo同人,双咕哒兄妹设定,可能会是系列

※有一点点的咕哒盾

※平行世界魔法师paro(某张概念礼装)

※两个天使!!可能ooc

※对话傻叼

※出现的素材有些是虚构的

在某片大陆上魔法是非常寻常的东西。以至于每个人都会使用简单的魔法以便利日常生活。像是做饭用到熊熊燃烧提供动力,喝水可以用清泉如注,然后要人性命则是阿瓦达索……喂,等等,这又不是霍格沃茨,索你个茄子。

嗯总之魔法很寻常大家知道就行了。

不过就算魔法再寻常也要分门别类,分成不同的等级和用途。用于日常生活的魔法和战斗魔法是两类东西,并且越高位的魔法越难掌握。故此魔法师也有多种类型,擅长不同的领域。

而在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存在的平行世界,迦勒底的最后master,拯救了人理的救世主们则是——

“立香,接下来要去哪?”

“去西边的丛林吧,鸟尾花的数量稍微有点不够啊。”

“ok。那预订内的再差十根蓝苇草就够了。”

“啊——明天可以放假了!太好了。”

“还有作业没交呢。”

“哥哥帮我写。”

“才不要。”

一边讲着话一边在森林里走的是会让丛林都觉得“……又是你们俩”,每天都准时光顾的黑发少年和橙发少女。在某个世界相当活跃而且本来不可能见面的两人,在这个世界是要好到让旁人称为“时刻都在炫耀伟大亲情就算明天就要结婚也不奇怪”的兄妹。

“对了,立香。”少年开口。

“怎么?”少女歪着头问。

藤丸立香是两人共同的名字,因为出生时父母觉得想两个名字好累所以破罐破摔的结果。区分的方法是叫哥哥藤丸,叫妹妹立香——但这对于不知情的陌生人还是很麻烦就是了。

“材料采了这么多,你魔药学的分数拿了多少?”

藤丸拔起一株宝石菇,递给他的妹妹——药材这种东西虽然可以用魔法快速摘取,但对于一般的药材大部分魔法师还是会直接手工摘取,为了不过分依赖魔法——然后问。

“勉勉强强是优秀啦。但我讨厌家务课。为什么一定得用魔法做家务不可?”

立香皱着眉头发了下牢骚,把蘑菇小心地放进拎在手上的布袋子里。

他们身上穿着的是附近魔法学校的披风和制服,头上还戴着颇有魔法风格的尖顶帽子,只是颜色不同而已;因为兄妹俩选择的是不同的专业。藤丸以后想当被编入编制的正统魔法师,而立香则想成为一名魔法祭司。

虽然藤丸觉得他的妹妹现在这种对草药的狂热态度让她看上去更适合当魔药师,要么就是鹰钩鼻的魔药学教授……为什么是鹰钩鼻啦。

“哥哥的分数呢?”

“跟你一样。”他顿了一下,“立香你这么喜欢魔药,为什么不考虑去魔药学学院?”

“我也很喜欢祭司的本职工作啦……啊,是蓝苇草,哥哥,拜托你帮我了。”立香发现了目标后就接过藤丸手里的魔杖,看他无奈地说着“就只会使唤我”蹲下去摘起药材,对他的疑问晃着手指得意地笑了笑,“而且祭司院有玛修在,我上哪儿再去找这么可爱的学妹啊。”

“……后面那个才是真实理由吧。”藤丸听着她的回答只想翻个白眼——该说她是随意还是天然呢。

“哥哥你不是喜欢她吗?做妹妹的当然要给她留下一个关于你的好印象。”立香义正言辞。

“我只是想和玛修当朋友而已。”藤丸嘀咕着,抬眼果不其然看见一脸“你说吧反正我不信你没有陷入爱情”的立香。“真的。”他进行了半点可信度都没有的重复。

“好了好了,我都懂。”立香温柔而不知为什么有点怜悯地拍拍藤丸的头,“谁要你是个笨哥哥啊。”

“芙。”窝在她肩头,之前一直没出声的玛修的宠物小精灵(???)芙芙使用了冲撞……并没有,它只是赞同地叫了一句,然后又变得像只安享晚年的梅林精一样乖。

立香看着被憋的说不出话的藤丸,轻轻笑了笑,靠在一边的树桩上拨弄着魔杖,安静地看他逐株确认药材的品质。

风自帽尖划过像手指抚上,静谧地像蜻蜓点过水面,阳光像是一首辞藻并不华丽也并不晦涩的赞美诗。

真是悠闲啊。立香微笑着想,看着虽然抱怨,但最后总会接受她这样那样麻烦事的温柔的哥哥。

她有麻烦的时候,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帮。

他有麻烦的时候,她也一定会义无反顾。

“立香。”

她正沉浸在某种“啊,这就是兄妹情深”的温暖里,藤丸突然一脸微笑地出声叫她。

“嗯?怎么了哥哥?”

“可以请你来帮我一起吗?就算你不帮我,也不要把我的魔杖像猴子的金箍棒那样转来转去好吗?”

“喔。”

然后立香就很乖地帮藤丸摘药草去了。

摘完了之后藤丸听着她“可是它真的很适合做风车的叶片耶,不转可惜啦”的辩解,很想把她挂到风车上去。

tbc?